当前位置:主页 > 158786.com >

158786.com

名牌大学生弃万元月薪回乡当教师 泸溪推进教育脱贫攻坚

发布日期:2019-09-13 14:2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金多宝997749,近年来,湘西泸溪县全面实施“教育扶贫、精准施教、强势推进”方略,强势推进教育脱贫攻坚,促进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,荣获“全国中小学责任督学挂牌督导创新县”“全省国培项目县”“全省百佳学生资助工作典型县”等殊荣,书写了一份教育扶贫脱贫的精彩答卷。

  就“泸溪经验”,潇湘晨报推出一组系列报道,全面展示泸溪的探索之路、经验之谈和丰硕之果。一直以来,推动尊师重教是泸溪县的“一号工程”。自2006年来,泸溪县委、县政府主要负责人连续多年在新年上班第一天,深入不同的学校,看望慰问教师,现场办公及时解决发现的问题。

  2016年以来,每年教师节,泸溪县都要举行声势浩大的教师节游行活动。今年9月10日也不例外。泸溪县第二中学在远离县城的浦市镇,年轻教师刘利多不在这次全县受表彰的教师之列,但他并不气馁,说:“我们都铆足了劲头,高考出成绩,争取披红挂彩。”

  刘利多是2018年泸溪县根据泸溪县委、县政府《关于进一步推进教育事业优先发展的决定》文件精神引进的年轻教师。8天前,他获评学校的优秀班主任,教师节前夕,他作为浦市镇的优秀教师受到了镇里的表彰,“年轻人肯干,学校很快就会认可”。

  “你考的是武汉大学,怎么回老家来了?”2018年9月1日,泸溪县第二中学开学典礼上,一个曾教过刘利多的老师突然问他。这个老师根据以往的经验,认为考上大学,尤其是考上重点大学的年轻人都会留在城里工作。

  刘利多的老家在泸溪,他初中就读于泸溪县第二中学。这是一座在乡镇的中学,离县城近30公里。

  2015年刘利多从武汉大学毕业后,确实像那位老师认为的那样,在长沙工作了近3年。当时,他在长沙的一家教育培训机构上班。虽然毕业不久,但他的收入却不低,“一个月有一万多元”。虽然工资尚可,但他并不觉得有多好。相反,他因为工作压力大,很难找到合适的排解渠道,慢慢产生了离开的想法。在看到泸溪县为推进教育事业优先发展的相关政策后,他决定回老家当一名教师,便参加了去年泸溪组织的人才引进考试。

  “我来之前就知道我来的是自己的母校,考试之前,哪个学校需要哪些老师,这些都进行了公示。泸溪二中招的是高中语文教师。”刘利多告诉潇湘晨报记者,他去年考试之前,就对泸溪引进人才的政策了解得非常清楚。按照当地相关政策,引进对象系教育部直属免费师范毕业生者,由用人学校提供一套工作住房,政府奖励每人10万元安家费;引进对象系国家985工程、211工程师范类院校师范毕业生者由用人学校提供一套工作住房,政府奖励每人5万元安家费,统一进入高中任教。

  “我有5万元安家费,分3年发,去年的2万元已经给我了。”泸溪对相关政策的兑现,让刘利多很满意也很安心。

  “教师是一个幸福的职业,也是一个清贫的职业。”曾教过刘利多的一位老师对全体新引进的老师们说。这句话,他记得非常深刻。他告诉记者,现在泸溪的老师们,幸福感比较强。“县里给老师的福利待遇在慢慢提升,对教育的投入也比较多,例如学校老师的廉租房建设、老师的农村教育补贴、班主任工作补贴以及对教学出色的老师们的奖励等,让老师们很安心。虽然像我们这些新老师,工资起点比较低,但打铁还需自身硬,只要书教得好,就不会被亏待。”

  “只要你做得好,该有的都会有。”2018年到泸溪二中教书后,一位教师对他说。

  刘利多现在每个月的工资有3000多元;因为是在乡镇中学教书,根据泸溪实施的乡村教师生活补助制度,每个月另有500元的补助;因为当班主任,又多了600元的补助。三项加起来,他一个月的收入是4000多元。另外,他住在学校的一套两室一厅的廉租房,每月租金只要90元,食堂伙食也不贵,每餐只要6元。收入支出一算,他很满意。

  刘利多告诉记者,在泸溪越是偏远的学校,补助越多,最多的可达1400元每月。

  泸溪县教育和体育局办公室主任莫伯芳告诉记者,泸溪县是一个少数民族聚集的山区县,也是一个贫困县。之所以能够引进像刘利多这样的青年教师,尤其是能够让他们愿意去乡村中学,是因为泸溪始终坚持“再穷不能穷教育,再苦不能苦孩子”的办学理念,突出“四个注重”,加强教师队伍建设,推动教育优先发展,注重优化城乡师资配置,建立了向农村倾斜的配置制度。

  莫伯芳介绍,为使农村学校留得住人,农村教师能安心从教,泸溪推行了农村教师生活补助制度,对农村片村小教师每人每月补助1400元,农村中心完小、农村初中教师每人每月补助600元,每年发放补助资金1200万元,惠及全县2100名农村教师。仅此,农村片村小教师每年的收入要比城镇教师高出16800元。

  此外,职称评定、评先评优也向农村学校倾斜,每年将80%的职称评定、评先评优指标分配到农村学校,建立了面向基层、关心基层的利益导向机制。

  “我们不是为了发钱而发钱,是把钱用在刀刃上,最终目标是让乡村教师下得去、留得住、教得好,促进城乡教育一体化发展。”莫伯芳介绍,这一系列政策的落实,不仅有效稳定了农村教师队伍,而且,还出现了城镇教师主动报名要求去农村教书的现象。

  莫伯芳介绍,9月10日,泸溪县召开全县教育大会暨教师节表彰大会,该县拿出527万元重奖全县名教师、优秀教师、优秀班主任、高考工作先进个人及重教先进个人,207位教师和4个重教乡镇、4个重教部门获得表彰,今年获奖教师中90%以上在农村一线从教或有乡村从教经历。

Power by DedeCms